與一位學年老師聊聊的時候,我提及一件很久以前的往事,我跟這位老師說我已不像事發當時的那種痛,因為那種痛甚至在那位共同朋友離開學校時,我都沒法放下甚至跟他說祝福的話。另一位共同朋友進來託另一位校護轉告我,說那位朋友託他向我問候,事已境遷那麼久,我還是有些傷感。

朋友是不求多,只求可以信任的互動,只求朋友過的快樂與幸福,我曾經待幾位朋友如手足如侄子般的誠懇與疼惜。因為感到信任被廉價拋出,是以溫暖侷限在特定的區塊發熱發光。

曾經這首歌我貼過--好久不見  其實那時貼這首歌時我曾經想到他,這位我也曾經很疼他的一位朋友也是像手足一位的朋友....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市東門國小健康中心

tmpst014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